蔡澈卸任,后奔驰时代康林松应该怎么走

摘要: 5月22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结束了在戴姆勒集团42年的职业生涯。

前任梅赛德斯-奔驰总裁蔡澈

前任梅赛德斯-奔驰总裁蔡澈

德国时间5月22日,戴姆勒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总裁蔡澈(白胡子老爷爷)结束了在戴姆勒集团42年的职业生涯。由掌管技术研发的康林松出任集团总裁一职。

十年蔡澈时代

1976年蔡澈进入梅赛德斯—奔驰工作,到担任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已经为奔驰工作了40多年,在此期间有13年时间身居集团管理层的位置。

2006年11月蔡澈正式出任集团总裁一职,当时奔驰在全球销量下滑并且和克莱斯勒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临危受命。在上任之后,蔡澈试图帮助克莱斯勒提升销量,由于国际环境的因素全球经济不景气,最终蔡澈决定出售克莱斯勒股份。

解决完与克莱斯勒的股权问题后,蔡澈将重心转移到如何解决奔驰全球销量下滑的问题上。随着消费者对审美有新追求和AI技术的发展,让这家百年车企想在新时代继续保持强有力的竞争力,转型是必然趋势,随后奔驰做出一些战略调整,将启用新的设计语言和智能车机系统。

并将旗下轿车S级、E级、C级,SUV车型GLS 、GLE(前身ML)GLC(前身GLK)、CLA、G级的造型偏年轻化时尚化设计,智能技术方面对原有的COMAND系统进行升级演变成现今的MBUX系统,用户可以用四种不同的方式操作,触摸屏、方向盘上的两个触控板、主触控板和语音控制。

蔡澈为了保证梅赛德斯-奔驰拥有在竞争对手面前的技术优势,以原来引擎供应商的角色变为厂商车队参加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由于2013年后国际汽联推出的关于汽车排放新标准,迫使大排量多缸数的民用车纷纷使用小排量引擎+混合动力技术弥补动力上的缺失。蔡澈与奔驰车队的工作人员

蔡澈与奔驰车队的工作人员

这一政策也波及到赛车领域,F1赛车由原来的V8 2.4L引擎换成V6 1.6T+混动系统。在随后的14赛季到18赛季奔驰车队连续5年夺得车队和车手总冠军,并且在比赛中收集到的数据用于帮助民用车动力单元的研发,随后奔驰推出民用版的V6 3.0T、L6 3.0T、L4 2.0T发动机被用于各个级别的车型中。

凭借奔驰新的外观设计和新动力单元的使用,2016年奔驰全球销量达到208.39万辆,时隔十年之久奔驰重返豪华车销量榜第一的位置,在重新夺回销量榜第一个过程中,就单单中国市场在16年累计销售了19.26万辆奔驰车。

梅赛德斯-奔驰在国内共有五款主销车型。其中,C级在2016年累计销量达4,25万辆,E级在2016年累计销量达2.5万辆 GLC在2016年累计销量3.6万辆,并且奔驰针对中国市场还推出了中国专属战略,将旗下的C级、E级、S级推出专属中国市场的长轴版,在18年CES上首发的A级也会在中国市场推出专属的长轴距车型。

对于中国市场的优异表现,蔡澈曾表示:“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我们依然保持着领先的竞争优势,并连续获得全球豪华车品牌销量第一,这要特别归功于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双位数增长。”中国市场对蔡澈来说,已经变成奔驰除德国本土外的第二故乡。蔡澈与康林松

蔡澈与康林松

康林松面对艰难挑战

在传统燃油车BBA竞争的时代,白胡子爷爷给奔驰打下一个良好的竞争基础,然而从18年初至今纵观全球汽车市场销量低迷,在全球汽车市场正处于电气化转型的时期, 加上蔡澈的离任梅赛德斯-奔驰在新阶段应该怎么走,这一新时代新阶段的挑战交给了康林松。

根据梅赛德斯-奔驰2019年财报数据看,第一季度净利润为21.5亿欧元,相比2018年第一季度的33.5亿欧元同比下滑了15%,奔驰在全球一季度的销量为55.1万辆。

在19年第一季度销量不佳的同时,梅赛德斯-奔驰想继续保持技术上的优势,仍然采取对技术研发的投入,并且增加了对F1车队的研发费用的预算,从2018年的2.2亿欧元增加到2.5亿欧元,由于要考虑到民用电动汽车的发展,奔驰也将2020年参加FE电动方程式的比赛给民用车电池组方面积累数据和经验。蔡澈曾表示,为了应对汽车电气化和智能化的到来,在研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上,投入的的研发成本从17年的100亿欧元升至140亿欧元。

面对研发成本上涨的压力,蔡澈继任者康林松启动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以更好的平衡电气化投入和急剧膨胀的成本,预计将在今年夏季实施.。除此之外,奔驰全球最大销量市场中国,已经连续8个月销量下滑。2019年1至4月累计销量22.7万辆,同比18年1至4月份23.2万辆下降2.2%。奔驰C级轿车

奔驰C级轿车

其次在今年2月25日,西安“奔驰车主因车辆漏油维权”事件。在该事件发生之后,奔驰车在产品质量方面被质疑不符合标准,在售后服务方面没有相应的规范,和虚假的高售价挂上钩,如何改变奔驰在中国消费者心中产生的负面影响是康林松的第一项挑战。

近日,北汽集团正寻求入股戴姆勒的消息也是传得沸沸扬扬。对于戴姆勒而言,如何在中国市场平衡北汽、比亚迪、吉利这三个合作伙伴的利益将会是康松林面临的第二项挑战。

蔡澈虽然卸任董事会主席和总裁一职,但会担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并对戴姆勒集团和奔驰汽车未来业务发展的战略规划提出关键性意见,这也就意味着蔡澈对奔驰未来的影响并没有就此结束。

面对汽车电气化转型康林松面临的挑战并不比蔡澈当年小。蔡澈的卸任可以看成奔驰燃油车时代的谢幕,在传统车企转型的关键路口,这位新任接班人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必然不会轻松。(本文首发,作者/Seb祺,编辑/项欧)

上一篇:想上无人出租车,我们还需要点耐心
下一篇:微信上车,掀开腾讯、阿里的车联生态之战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